不要回头 Ne te retourne pas (2009) 豆瓣6.1

不要回头

我非常喜欢的一部心理学悬疑惊悚电影。

我可不是冲着这两个“女神”来的,确实情节非常引人,拍摄手法非常酷。

据说这个电影中文字幕翻译得不好,会造成误导。

播放地址

在线观看:图标PPS 图标暴风 风行风行

剧情提要

珍妮是居住在法国的一名美女作家,她和丈夫迪奥共同经营一个幸福美满的四口之家。但是近一段时间,珍妮却感到令人难以承受的压力。客户的要求让她无法随心所欲写作,渐渐地珍妮发现周遭的一切开始发生变化,房间、丈夫、儿女甚至她自己的容貌都让人倍感陌生。珍妮的歇斯底里使家中的欢乐荡然无存。

某天,珍妮的容貌也完全发生改变……

影片简介

导演: 玛丽娜·德·范
编剧: Jacques Akchoti / 玛丽娜·德·范
主演: 莫妮卡·贝鲁奇 / 苏菲·玛索 / 安德里亚·迪·斯戴法诺 / 蒂埃里·钮维 / Brigitte Catillon
类型: 剧情 / 悬疑 / 惊悚 / 恐怖
制片国家/地区: 法国 / 意大利 / 卢森堡 / 比利时
语言: 法语 / 意大利语
上映日期: 2009-06-03(法国)
片长: 111 分钟
又名: 不可追忆 / 双面惊魂 / 不回头 / Don’t Look Back
IMDb链接: tt1075113

以下是影评,请看完电影以后再看

————————————————————————————————————————————————————

影评一

能看懂这部电影的人,凤毛麟角   来自豆瓣  http://movie.douban.com/review/2797400/

这是莫妮卡贝鲁奇和苏菲玛索两个女神出演的片子,怎能不看呢?
结果我花了将近两个小时看完以后,活生生的没看懂。起初我以为是两个人都发生了同样的事,心有戚戚焉,就想起了《两生花》,但看到后来发现不是的。所以我又觉得后来的情节是不是苏菲在小说中虚构,又想起了《再生号》,结果看着看着,发现也不是。到后来看到车祸发生了,才知道肯定是有一个人死了,这让我想起了《第六感》,是不是死了的人还觉得她没死。但我还是从逻辑上解释不了整部影片的架构。
这可不行,都看了成百上千部电影了,连部电影都看不懂,怎么说得过去。虽然我很想上网查一查影评,但总觉得还是自己想通了过瘾,要不然被别人点破了岂不是很没劲。
于是我就躺在床上拼命地想啊,想啊,一定要把它想通。可是我实在是想不通,肯定是有一个人死了,但我不知道死的是哪一个。因为影片开头是苏菲活着,结尾是莫妮卡活着。
没办法,我只好上网查了一查。结果几乎所有的人都没看懂,有个别的号称自己看懂了七八成,高兴得不得了。也有人想到了《两生花》,更多的人都是用什么双重人格啊,精神分裂症啊,鬼片啊,灵魂附体啊来解释,也解释不出个所以然来。有的呢,就批评导演批评影片,说“漏洞百出”之类的话。
不过也有说的对的,比如说翻译很差,最后一句应该是“妈妈你在看什么”,而不是“那个姐姐是谁啊”,我确实也被这破字幕误导了。再比如,几个人都提到是皮肤白的那个小女孩死了,所以我才可以确认是苏菲死了。还有一个人提到,童年时心里有创伤的人她对事物的印象会一直停留在童年时代。尽管他们在其他方面也都没能解释得通,但这几点提示对我来说是相当的重要。
于是我又躺在床上想啊,想啊,从一点多想到三点多,终于想通了,把整个故事的情节全部都串起来了。
必须判断出来,是莫妮卡没死,苏菲死了,这是前提。所以说看清楚那只流血的手是谁的,和结尾的那个字幕翻译正确是相当重要的。但你可能会问,开头出现苏菲是怎么回事?这是因为小莫妮卡一直接受不了小苏菲死了的事实,或者说很希望很希望苏菲还活着,于是这些年来一直都把自己当作是苏菲,注意,不是把自己想象成苏菲,而是认为自己就是苏菲。长大了之后,她也有了一个丈夫,有了两个孩子,有了一个母亲,还有了一份作家的工作。但这一切都因为工作上面的不顺心而改变。
精神上的压抑,渐渐地触动了她在记忆深处的那根脆弱的神经。她开始发现,照片上的她好像是另一个面孔,而总是有个小女孩出现在她的视线中,甚至做恶梦。在这样混乱的精神状态下,脾气自然不好,家庭生活就出现了问题,丈夫提出分居。她到母亲那里去,母亲却不在家,到麻将馆找到,又忙于堆城墙,对她不睬不理。就这样,精神越来越紧张,越来越紧张,到了极度紧张极度脆弱的时候,她越能通感到那个埋藏已久的真正的自己,所以她感觉自己的脸在变化,在变化,直到她打开镜子照,发现没变才暂且缓了一口气。
在这个过程中,有三个人物需要解释一下。第一个是她的丈夫。我开始也没看明白为什么看着看着她的丈夫变成另外一个男人了。后来才知道原来开头出现的那个男人也是莫妮卡如同把苏菲当作自己一样“当作”的。那个男人其实是当时在车上的另一个小男孩,也没死。那个在她童年时代印象最深的面孔,也就一直跟着她到她的生活中来,被她当作她的丈夫。实际上她丈夫跟她一样是另外一个面孔,也就是后来开车送她到娘家的那个面孔。而她的母亲,开头出现的那个也是她童年时代的母亲的面孔,也只是她印象中的,事实上跟她生活在一起的是那个白头发的——她的养母。那个恍然出现在她的视线中的小女孩,是她童年时候的自己,也是印象,并不真实存在,象征着她的记忆。这就是后来她为什么跟着小女孩的原因,实际上是跟着自己的记忆。先前夜里做恶梦,拉着她团团转的小女孩,也是她的记忆牵扯着她团团转。

在养母家,她发现了一张小时候的照片。上面有她亲生的母亲和姐姐,于是才有了后面她去老家找她们的情节。为什么养母把门反锁了不让她走,其实怕她见到生母之后不回来了,毕竟养母对她有很深的感情。
终于,她找到了照片中的那个地方,但是生母已经假装不认她了。而那个被她“当作”丈夫的面孔的男人,也就是当初同样在车上的小男孩,因为事过好多年也不认识她了。后来去旅馆找她,她还把他当作他丈夫,但男人只是来找个激情邂逅罢了。
小女孩又出现了,代表着她离记忆更近了。于是她跟着小女孩,事实是跟着记忆,一步一步地走进了童年的家。回到了当时,回到了车祸现场。她,她母亲,小男孩在车祸中幸存下来,唯独小苏菲死了。小苏菲是小莫妮卡深爱的姐妹,车祸的时候她们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这其实象征着一种“灵魂”的传递。小莫妮卡的心灵受到了莫大的刺激,她接受不了所发生的一切,于是离家出走后,就在灵魂之中一直把自己当作苏菲,把童年时代身边的人当作后来身边的人,活到现在。
这里有一个场景,实际上是两个场景的重叠,就是她在露天咖啡座那遇到一个白头发的女人,也就是她的养母。一是当她小时候离家出走的时候,在这里遇到她,后来就成了她的养母。二是养母现在是过来接她,这两个场景重叠到一起了。这就是为什么小莫妮卡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就自己上火车去了。
小莫妮卡在换完衣服之后就变成苏菲了,实际上这个过程象征着她从那时候开始就把自己当作是苏菲了,一直到现在。也象征着她还习惯把自己当作苏菲而存在。
但在她回到家里的时候,推开门,看见丈夫儿女,儿女叫了声“妈妈”,所有的一切,在这一刻真实了起来,她终于摆脱了心中的梦魇,找回了自己。最后,莫妮卡回望了一下苏菲,也算是告别了那个存在于她灵魂之中的苏菲,从此苏菲不在她的灵魂中,而在她的心里,她不再把自己当作苏菲,而是保存着对苏菲的记忆……
虽然我也用“灵魂”这个词来作了解释,但此灵魂绝非彼灵魂,可作为“深度的心灵”来解释。所以,这绝对不是一部鬼片,也没有任何的鬼出现。所有的一切,都是存在于主角的心理。
总的来说,这部片子还是相当有看点。比如镜子中的自己还是作为意识而存在的,而照片中的自己却是作为事实而存在的,这都是导演费心所表现的细节。
想起了《停留》,那是主角在临死前的一刹那脑海里对外界一切印象的解构和重演,也是在“存在于某一特定时刻的印象”上做文章。可惜我早先没有看懂,后来看了影评才懂,觉得好遗憾哟!还好这一部想了很久终于自己能够想通。

——————————————————————————————————

影评二

亲爱的,这人生只是梦一场  来自豆瓣   http://movie.douban.com/review/2994691/

年轻的时候,我看倪匡的东西并不多,印象最深刻的一个,是原振侠系列中,一个好像现代版聊斋,叫《宝狐》的故事。故事讲的是一个男人,有一天遇到了一个堪称他梦中情人的女人。这个女人,从样貌到性格,没有一处是不合乎他的期望,男人于是将女人带回家中,像所有聊斋的小说一样,日夜缠绵,耳鬓厮磨。然后有一天,这男人发现,他身边的人,除了他以外,竟然都看不到这个女人,然后又有一天,两个很奇怪的人从另外一个星球而来,他们告诉这个男人,和他耳鬓厮磨的女人,是来自他们那个星球的一个罪大恶极的逃犯,事实上,它并不是一个“她”,它曾经毁灭过很多生灵,它并没有任何的肉身,只有魂魄,更别提性别,它逃到地球来,只是为了躲避追捕,和男人在一起,也是为了利用男人的生理气场之类的东西来当自己的肉盾而已。

男人不相信,你们说它没有肉体,那么为什么我可以触摸到她,亲吻到她,吻得到她颈间的香气,外星人告诉男人,那只是它用它的力量激发了你的视觉,听觉,嗅觉这些感觉而已,它可以知道你心里要的是什么,就可以直接让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闻到什么,摸到什么,甚至做爱的高潮,也只是它激发你的神经系统,给你的感觉而已。这一切都是幻象,并不是真实的存在。当然了,在经过了一些必要的证明手段之后,男人不得不很绝望的承认,这是一个事实,故事从这里开始滑向了类型小说的俗套——虽然明明知道那个“它”甚至连人也不是,但男人还是将“它”当成自己最爱的女人,决定继续保护“它”,哪怕是为“它”牺牲生命,而“它”也为男人的这份情感所感动,最终选择了放弃抵抗,和外星人的狱卒离开了地球。而男人,在他未来的日子里,则再也无法爱上任何一个女人,最后孤老终身。

再讲一个真实的故事吧。1994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美国数学家约翰•纳什博士是一位天才。得到诺贝尔奖的那个时候,纳什博士已经是一个66岁的老人家了。在他曾经年轻时的某一天,一个男人找到了他,他告诉纳什,国家需要他为国家进行秘密的工作,他唯一可以联系的人就是自己。于是,天才的纳什博士在之后的三十年里,成了一个衣着怪异、整日在黑板上乱写乱画,四处留下稀奇古怪的信息的人,直到有一天,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患上了精神分裂症,那个时常来和他联络的神秘男人,甚至之前他在普林斯顿里唯一的朋友和朋友可爱的侄女,都只是出自他的幻觉,他们并不真实的存在,却构成了他整个的世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亲人的关怀下,纳什博士开始治疗,但是他面临着两难的困境:治疗精神分裂的药物将让他回到这个真实的世界,但是却将摧毁他的大脑,他讲从此碌碌无为的度过此生。最后,纳什博士做出了他的选择,他决定不依靠药物进行治疗,而用自己的毅力去忍耐和控制自己的幻觉,就让幻象中的人永远在他的生活中存在下去,他不会和他们再说话。

这段故事最后被改编成那部著名的叫做《美丽心灵》的电影,在影片的最后,纳什博士和夫人从礼堂走出来,看到远远站在角落里的他幻想中的朋友们,他们默默的互相望着对方,谁也没有再说话。

突然想起讲这两个故事,是因为这几天刚刚看了由苏菲玛索和莫妮卡贝鲁奇合演的《不要回头》,开始的时候当然只是奔着两大女主角去的(也许大家都是吧),但是整部电影看下来,却发现原来是09年意料之外而又不可多得的佳作,当然,这是在你能够绕开法国人惯用的曲折含蓄的叙事烟雾弹,看懂这部电影的前提下。很多人说看不懂这部电影,其实我想,如果你能读完前面我讲的两个故事,然后把讲故事的方式重新排序一下,就很容易懂了。

住在法国的美女作家珍妮(此时是苏菲玛索扮演),有一天突然发现她周围的一切都在变化,她的丈夫,她的孩子,她的母亲,她家里的摆设,她墙上的照片,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变化,他身边的亲人们的面孔渐渐的变成了陌生人的面孔,她再也认不出走了很多遍的街道,她墙上的照片和录像里的自己都变成了另外的一个女人(莫妮卡贝鲁奇),就连照镜子的时候,她自己的脸都在变化,然而大家却没有发现这一点,他们只是觉得她有些神经兮兮的,直到有一天,她发现她完全成为了另外一个人,苏菲玛索不在了,原来她所看到的,摸到的丈夫,孩子,母亲也不在了,存在的自我,变成了另外的一个女人,那是一个她小的时候曾经见到过的小女孩长大了的摸样,但是她记不得她是谁了。于是,她决定回到家乡,去探明一个究竟。

答案其实很简单,在电影的最初出现的由苏菲玛索扮演的那个珍妮,其实只是一个幻像,她是真正的珍妮(莫妮卡贝鲁奇扮演)的一个童年的朋友,她的养母的女儿,在一场车祸中死在她的身边,而真正的珍妮,多年来一直生活在自己是苏菲玛索的幻觉之中,就像倪匡的故事里的那个男人一样,她看到的,听到的一切,她亲人的面孔,气味,她的屋子里的陈设,都是她想看到,她的大脑告诉她的感官的一场幻觉,但这幻觉,也是存在于她的大脑之中的,你要它多真实,它就有多真实。直到有一天,电影开始的那一天,女作家珍妮并不是开始做梦了,而是从梦里醒来了。她并没有变成另外一个人,而是从另外一个人从新变回了自己。

这是一个精神分裂者的世界,是人们害怕的未知的世界,在无数的电影中,它是恐怖的黑暗的世界,但是在这个你不知道的世界里,也有亮色。而珍妮像纳什博士那样,选择了不求助精神医生,而由自己来解决一切,也自有她自己的道理。在影片的最后,珍妮回到自己的家中,此时,她精神分裂的人格从她自己的肉身中剥裂出来,她看到了她,站在门口,那是她生命中的朋友,也是她的另一个“自我”,她们默默相望,最后,她选择让她留下来,和她永远在一起。

这电影让我想起很多年前,曾经做过的一个梦,梦里的男人,他没有面孔,却无比真实。那不是一场春梦,而是确确实实的一场关于爱情的梦,是关于那个你曾经以为存在,但是却最终在人世间遍寻不见的如风少年郎的梦。那梦中的少年,他不是任何人,从前不是,未来也不会是,因为我知道他不存在,所以我自己也已经忘记他很久了,而今他却突然出现在我的梦中,让我在清晨的阳光里独坐了好一会,内心充满了忧伤。

这世界,什么是现实,什么又是幻觉,什么是真的,什么又是假的?所谓“存在”,到底是存在于这个世界,还只是存在于我们的脑海里,当我们死去的时候,这些“存在”也随我们一起死去,这些我们摸得到的,闻得到的,拥抱得到的一切,也不过是感官告诉我们大脑的而已,它到底有多真切?还是这一切,也并不比一场梦来得更虚幻?在《战争与和平》中,当安德烈公爵在弥留之际,他想到自己的死,不,他没有死,他只是醒了。庄子在醒来的那一刹那,发现自己原来不过是一个在梦中变成了蝴蝶的人,而不是一不小心梦到自己变成人的蝴蝶,会不会很失望。荣格说,那些向外看的人都将做梦;那些向内看的人都要觉醒。然而有时候,有的人,却是站在自我之外,在向那个叫做自我的内心世界看去。所以对她来说,她即是在对内自省,也是在对外观照。这样去看世界的人不多,珍妮是一个,因为写作的缘故,我也算是一个,所以说,我们即是清醒的梦中人,也是行走在现实世界里的梦游者。

珍妮最终让珍妮留下来,她并没有彻底回到那个所谓“真实”的世界,因为对她来说,那也是现实的一部分,是她自己的人生的一部分。我看着她站在自我之外,微笑着,深深的凝望着这个世界上的另一个“自我”,我的泪水流了下来,这世界太冷酷,只有梦里最温暖,我想起我曾经做过的梦,也许,在某一个瞬间,我也曾希望能这样,和自己梦中所爱的人,永远相伴一生。直至死亡将我唤醒。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