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你也是爱德华 [剪刀手爱德华影评]

作者:知未  [转自豆瓣]

原文地址:http://movie.douban.com/review/2063708/

这是一个悲伤的电影,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一个悲剧。我并不常常喜欢用注定这个词,或者是be destined to. 但是你看,自从Edward走出古堡,一切就只能以悲剧收场。一切都充满隐喻,直到我看到最后Edward用剪子剪碎身上的衣服,这多像一个完满的隐喻。

我不知道导演想要表达的是什么,但是我在里面看到的是满眼的苍凉,好像一整片荒漠一样的世界。容不下一个简单的纯粹的Edward。

Edward有一个热闹的到来,众人的目光,热切而灼人。Edward为别人修整庄园,为别人剪出可种不可思议的发型,他不收钱,他也从来都不为了什么,他只是单纯的喜欢,只是单纯的想要这样做而已,用他的剪刀手,好像这就应该是他生来的使命。

热闹的聚会,排队等候的人群,他以为自己就这样让所有的人开心,所有的人满意,让所有的人接受自己了。当他听着各种各样的恭维或讽刺,当他的剪刀手上穿着各种各样的蔬菜站在烧烤架旁边,当他在人群里勉强的装出很灿烂的微笑。阳光很灿烂,天空很蓝。他以为一切都很美好。

可是大家是不能理解的,在这个世界上生活得太久的我们只会以我们的自以为是去看他,把他当作一个天才或者一个怪胎,可是不是的,他什么名号也当不起,他只是一个最最纯净的灵魂而已。

他不懂得人世间的利害关系,也不懂得人世间的亲情友情爱情,他不知道该怎样爱该怎样关怀,当他举着自己明晃晃的剪刀手的时候,他的无助和慌乱,我也只能在屏幕前心疼得不知所措而已。

这就是他的爱,被划伤的Kevin,被划伤的Kim,伤痕累累的自己。

他不知道什么是爱。他只是知道Peggy如果有一个专柜的话一定会很开心,他只是知道轻轻地对Kim说Because you asked me to.眼神清澈。

这就是一切了,他还能怎样呢?他没有资本爱,没有未来,他能说的不是I love you, too.而只是,I can’t.只能是一句goodbye.

It’s reality.

现实就是这样了,有些东西是注定不能在这样的社会里生存下去的。Edward能怎样呢?他还不是只能怯畏的举起自己的剪刀手。他能见剪出漂亮的发型,剪出精美的园艺,剪掉自己身上的衣服,可是他却始终剪不掉,剪不掉别人对他的误解,剪不掉和这整个世界的格格不入,剪不出梦想的形状。

Edward在电视里接受采访的时候,有观众问if you had regular hands, you would be like anyone else. Peggy帮他回答说,No matter what, Edward will always be special.

但是我想也许不是的,Edward is special只是因为他有一双丢不掉的剪刀手,而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往往这样轻易的放弃,放弃自己曾经傻傻地执着的坚持的东西,放弃童年的梦想,丢掉自己的不被世人接受的剪刀手,然后再也剪不出那些神奇的形状。

所以没有剪刀手的Edward就不再是Edward 了。

我想Edward自己也是知道的,不然在听到这样的问题的时候,if you had regular hands, you would be like anyone else.这样被认定为尖锐的问题的时候,他不会只是淡淡地说一句Yes, I know.

我们每一个人,都曾经是一个小小的Edward,有一双大大的剪刀手,它不常常受我们的控制,它笨拙得不能握手,它有时会伤害别人,可是它也是一双神奇的剪刀手,它剪得出这世界上最美的形状,剪得出大雪纷飞。

后来呢?

后来我们在流言蜚语里成长,穿上衬衫,穿上裤子,穿上别人的期望。我们装模作样的成长,丢掉自己的剪刀手,为了生存,和大家变得一样。

我们有了一双真的手,我们用这双手和自己不喜欢的人握手拥抱,玩弄各种各样我们新学会的花样。不用顾忌,不用谦恭的小心翼翼,不用温顺的微笑。

成长真是一个疼痛的社会化过程。

可是你还记得自己曾经的那个Edward吗?他小小的脆弱的身子,他不小心划在自己身上的伤痕,他安静的眉眼,他的简单倔强,横冲直撞,他率性而为,他有时不小心伤害别人,他常常懵懂又无助。

你还记得吗?你心里还有一点点他的影子吗?

结局只能是这样,要不然就像我们一样,丢掉自己的剪刀手,丢掉那一部分不能被人接受的自我,要不然,就像Edward,用自己的剪刀手剪碎身上的衣服,扔掉所有的光环和伤害,剪掉这个世界强加给你的与自己格格不入的一切外壳,然后逃走。

你还记得自己心中的那个小小的Edward吗?阳光的背后,你的脚下Edward小小的怯懦的影子就这样一点一点被吞没了。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